贴心给丈夫职场建议

贴心给丈夫职场建议

文/ 陈志恆(谘商心理师)

我与另一半结婚后住在一起,每当我在工作上受了些挫折,回到家里向她吐苦水时,她总会相当理性地为我分析问题的成因与解决之道。她说得很有道理,但我却总感挫败与沮丧。

我知道,我要的不是建议,而是倾听与同理。于是,我屡次告诉她:

「可不可以不要在我难过时,给我一大堆建议,我希望妳只要听我说,告诉我:『我知道,你辛苦了!』这样就好。」

她说愿意试试看,但却仍依然故我。

有一次,我实在受不了,说了句重话:「妳说话的方式,只会让我以后更不想与妳分享心事,这样会降低我们谈话的品质的。」

而她也委屈地说:「可是,我就是习惯这幺说,为什幺一定要改变?」

贴心给丈夫职场建议


▲得不到妻子同理的回应,我说出了让她伤心的重话。(示意图/翻摄自PAKUTASO)

是呀!为什幺一定要她改变?我试着自我觉察,思考我与她之间究竟怎幺了?当我带着挫折回来与她分享时,期待获得的是理解与认同—这会让我觉得自己没有想像中的差,我正在寻求一份肯定。然而,当她客观分析并给我建议时,我开始觉得自己真的没做好。所以,我希望她能同理我,让我感受到自己没那幺差。

为此,我回溯我的生命经验,发现到,从小到大,即使我一直是个品学兼优,在各方面都颇获好评的孩子,但回到家庭里,父母总会这幺对我说:「我知道你很努力,也很优秀,但是,如果可以再……一点就好了。」

如果数学可以再进步一点就好了,即使我的学业成绩已是名列前茅。如果可以再长高一点就好了,即使我的身高已高于平均值了。如果闽南语可以讲得再顺口一点就好了,即使我与同侪比起来不算太差。如果记得再挺胸一点就好了,即使这对我的日常生活或人际关係影响不大。

因为有许多的「如果再……就好了」这样子的期待,让我在理智上知道自己的表现优于同侪;但在情感上,又觉得自己不够好,自我价值感低落。「不够好」与「怕输人」便如同两张法力无边的符咒,紧贴在我的前额,控制着我的行为表现。

因此,渐渐长大后,我非常在意他人的眼光与评价,总想听到他人的美言,却又害怕得到的是批评或建议—这正说明了我的表现真的不够好。有时候,我害怕打没有把握的仗,常常只愿意尝试成功率高的事情。在学生阶段里,我努力获得同侪与师长的肯定,到了职场,我的专业能力也不断被看见,但我依然觉得自己不够好,随时会输人。

贴心给丈夫职场建议


▲父母的高度要求,反而让我开始觉得自己不如人,无法对产生自我认同。(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而当进入婚姻后,我也在另一半的面前寻求认同的眼神。因此,每当我失意难过时,向太太分享这份心情,便是在向太太索讨肯定。于是,太太那些善意的回应,却一一成了刺耳的批评。

因此,讲到底问题在谁身上?是我自己!

当我带着这份觉察审视自己时,我便知道,我不需要求我的另一半改变,需要改变的人是我。我需要明白,我已经长大了,我有能力透过自己带给自己肯定与支持,那些在父母身上得不到的,需要由我自己给自己,而非期待其他的亲人、朋友或同事替代父母的角色。

如果,我缺乏了这份觉察,一再要求太太改变而未果,我便可能会把这份缺憾,投射到我的子女身上,而不自觉地拿走了他们人生发展的力量。

*本文摘录自《叛逆有理、独立无罪:挣脱以爱为名的亲情綑绑》

贴心给丈夫职场建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