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颗小行星】奇幻北京

【十三颗小行星】奇幻北京
后海桥边小情人正在谈心来着,这年龄的我们是否知道有这幺一天会站在这里?

行星编号D11至D13:杭州----北京----台湾。
行星特色:地心引力呈扭曲状的奇幻星球,容易瞬间扭转心志,也是超级太空梭发射站所在地,可看到来自遥远星系的其他强悍物种。

「这并不是年龄的问题,这是人生态度的问题。重要的是永远维持一种认真地保护自己的姿态……慢性的无力感是会腐蚀人的。」

(1Q84里 青豆小姐说)

十三颗小行星的最后一日清晨

九月上旬某个星期六清晨,带着尚未完全消除的醉意在北京鸟巢附近的酒店醒来,阳光透过窗帘照在床上,我意识到为期十三天的旅行已经迈向终点。起床收收行李,换上轻鬆穿着,朋友已在酒店大堂等着。

「妳只有这个行李?」飞行常客诧异于一个下乡上京十三天的女孩子竟然只有一个登机箱和一个背包,老实说我很得意。我们的目的地不同,但同样必须离开北京,然而通往机场的高速公路一路回堵到交流道下,我们庆幸还有个伴一起在出租车上为了北京的交通感到崩溃。北京于我,始终不脱「离奇」二字。 【十三颗小行星】奇幻北京

鱿鱼丝和花生米是在北京吃最多的食物。

到北京的第一天早上,在数百人的活动会场遇见平常在深圳才会的朋友,我没预料到他记着我,嘻嘻哈哈谈笑一阵,我跩着他晚上带我去玩,顺便打听些八卦。他问我想去哪,我说「胡同吧」,他想了想,凑了几个朋友带我去后海酒吧街。我问他们,胡同在哪,他们说,就在隔壁、隔壁,我摊了摊手,好吧,就当做听满街的人唱小时后的流行华语金曲也是一种别緻享受。

奇妙地,当你在一个城市里有了第一个朋友,很快地,第二个、第三个朋友就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朋友会带你认识更多不可思议的世界。第二天晚上,我又被拎到三里屯附近的小店,认识了一群我从来没想过能在三十岁之前就认识的人,而且,这群人完全颠覆我对「工程师、开发者」的印象。 【十三颗小行星】奇幻北京 周五夜里,三里屯才热闹起来。前一秒钟,我们还在模仿某人公司旗下游戏的经典角色、笑得花枝乱颤,后一秒钟,就有一个人尖叫大喊:「我想到了!!!」推开众人钻到沙发区打开笔电劈哩啪啦打着键盘,我问:「他怎幺了?」大家挥挥手说:「他的新网站还在开发,别理他。」过了十五分钟,这家伙又钻回人群里对着我吼:「天啊!我想了一个礼拜终于想到解决办法了!现在我觉得我的人生充满了正面能量!」他们说着许多只有在外电才看得到的新闻背后小插曲,中途我努力克制自己拿出录音笔和笔记本的次数大概多达一千次。 


那天晚上我们又绕去了后海,讲冬天时河面就成了溜冰场,讲柳树在北京都长得非常高大,讲旧金山的天空永远很蓝,讲台湾食物绝对比这里好吃一百倍。他说,他们从小习惯搬迁,或许飞跃一整个海洋需要花点时间做决定,但,「你想做甚幺事,就到这个领域机会最大的地方去追逐梦想,这个决定很困难吗?」伶牙俐齿的蠢女顿时语塞。

 【十三颗小行星】奇幻北京 「这不就是北京的模样吗?」话题回到塞车身上,他这样说。「但是你知道下一秒北京会长甚幺样子吗?」我反问。「好吧,妳赢了,我每次来它都不太一样。」他摊了摊手,这回,我赢。

在机场说再见之前,他喊住我,说,「我期待你的计程车小说,喔对了,你一定得去越南。」(对啦,我很无耻的告诉大家我人生中一定要完成的事情就是写一本和计程车有关的小说…)回程飞机上,我的脑袋不断回想着这几天见到的人、事、物,他们的年纪都和我相仿,但,对于人生,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客制化情节,毫不离经叛道,因为人人本就不应过着相同的人生。

也许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决定我是否要向这个城市道谢,关于回到地球后,我的所有决定。北京,实在是一个奇妙至极的城市。

 【十三颗小行星】奇幻北京
上一篇: 下一篇: